网站主页 |手机客户端
九年级化学_初三化学_无忧化学_欢迎你!
您当前位置:主页 > 知识之窗 > 《我们需要化学》第3集——《绚丽生活》

《我们需要化学》第3集——《绚丽生活》

2017-07-24 字号:[ ] 编辑:56hx 来源:网络 浏览:

第三集:绚丽生活

注:剧透内容来源:上海教育电视台。分享该视频,只为让更多的人了解化学,认识化学!

 

 

花花世界,霓虹万千,

身处最好的时代,

我们一起度过无数春风沉醉的夜晚,

又一次次跨过时光的万水千山,

当你置身其中,是否想过,

你正生活在曾经的预言与幻想之中,

这一切绚丽美妙,来自何方?

在浩瀚而悠长的历史中,

从东方到西方,

从公元前到今天,

人类追求美的脚步从未停留。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霓裳羽衣,姹紫嫣红,

人类最初对于美的渴求,

自然而然的体现在服饰的变化之中。

贾一亮上海纺织博物馆 研究部主任)

贾一亮“人类最早是从兽皮 ,

树皮和树叶等等开始有服装的,

慢慢的后来我们会运用不同的

植物和动物做我们的衣服,

比如说五千多年前在埃及发现有麻织物,

三千多年前我们会看到印度有了棉花,

中国人很早,六千多年前就已经有了这些运用,

还有我们的丝织物也是全世界都很闻名的。”

在春秋战国时期,

大麻、苎麻、葛织物等植物材料

是广大劳动人民的衣着用料,

丝织物只属于权贵,

到了汉代,服装用料已大大丰富,

织造和印染工艺更是空前发达,

丝绸衣物,质地轻软,

优雅含蓄,是中国古人智慧的结晶,

也体现着华夏文明对服饰材料的极致追求。

在上海纺织博物馆里,

几千年来衣裳的变迁一目了然,

对自然材料的发掘与利用,

支撑着古人对服饰之美的不懈追求,

然而当时间走到近代,

自然赠予我们的植物材料已经

无法再满足人们高度个性化的服装要求。

这时,化学家们研究发现,

一切纺织品的不同之处,

就在于纤维素分子与氢键结合排列的不同,

这样的发现,

引领人类脱离棉花、麻料、

羊毛、蚕丝等有限天然材料的束缚,

化学纤维材料成为了新的宠儿,

成为了现代人追求美丽时

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

贾一亮“以前我们的服装

都是用天然纤维的,

后来我们的化学技术上去了,

就可以用一些化学纤维,

化学纤维有一个特性,

它比天然纤维更耐牢,

不管是强度、拉伸性、弹性,

还有染色的牢度都要比天然纤维好,

我们会用化学的方式,

把天然纤维进行一个改造,

也会把合成纤维天然化,

把天然纤维合成化,

或者将两者混纺,

最后达到效果比较好的面料用在服装上,

这个时候会根据服装的需要,

比如说运动的服装,

我们需要服装的弹性要好,

还要恢复的能力强,

比如说我们会在棉里面加一些莱卡,

那么它既有了棉的面料的吸湿性、透气性,

穿着又比较舒适,比较贴体,

但是它又有莱卡的弹性,

而且莱卡这个纤维用起来不但弹性好,

短期之内它马上就会恢复,

所以就会很适合运动的使用。”

20世纪30年代,

美国化学家卡罗瑟斯与科研小组

制造出世界上第一种合成纤维,

尼龙。

这种弹性十足,

比棉花耐磨10倍的材料,

给人们带来了越来越多新的可能。

相较需要长时间种植,

养殖后再进行采集的天然纤维,

化学纤维生产效率极高。

一个年产万吨合成纤维厂的产能,

约相当于30万亩棉花或者250万头绵羊,

在人们对服装旺盛需求的驱动下,

目前全世界合成纤维年产量

早已超过了天然纤维。

如果说纤维材料是衣物的外表,

那么色彩便是衣物的灵魂了。

现代服装的绚丽与精致,

同样也离不开化学的高度参与。

色彩,也最早被利用在衣物的印染之中,

人们现在身边的动物、植物、

矿物中提取各式各样的色彩。

贾一亮:“植物的话,

像比较常见的靛草,

像我们经常说到靛蓝,就是靛草提取的,

很多这种植物的动物的染料。

矿物染料大部分都是无机物,

一般都是来自于一些矿石或者金属来源的,

比如说铁矿可以用来染红色,

还有以前出土的文物上面

可以看到用碳涂色的纺织物,

它是黑色的,所以有很多矿物

也是我们染料的来源。”

随着对自然染料的逐渐认知,

红草、茜草、栀子、

紫草、蓝靛等植物颜料,

朱砂、雄黄、石青,石墨等

矿物质颜料都被广泛应用。

它赋予我们多彩的衣裳,绚丽的画卷,

传世的书法,美丽的瓷器,

还有许许多多的艺术瑰宝。

它们的色彩到今天仍令人叹为观止。

然而,天然染料的昂贵,

是今天的我们所不能想象的。

贾一亮:“大家可能之前都听说过的

星巴克用过的那个胭脂虫,

它最早就是一种染料,

可能上万只胭脂虫最后才能

提炼出几十克红色的染料来。

所以其实天然染料的代价

和成本是比较昂贵的,

包括我们最早的紫色,

都是非常难得的,

它是从海螺,欧洲皇室以前用的贵族紫,

以前海里要捞海螺上来。”

要知道,从25万只染料骨螺中

才能提取约14.17克

欧洲皇室所钟爱的紫色染料,

刚好够染成一条罗马长袍。

在没有水产养殖业的古代,

这样的代价不言而喻。

包括大部分矿物染料,

也长期缺乏高效率的化学提取手段。

贾一亮:“现在我们的化学工业发展之后,

更多的是用人工合成的染料。

人工合成的染料最早的是在1856年的时候,

有一个科学家叫帕金,他在做这个药品,

然后他就得到了一种黑色的粘稠的液体,

这个不是他要的,他要去洗,

用酒精去清洗试管的时候,

洗的过程中就产生了一种紫色的溶液,

就是我们后来叫苯胺紫这样一种溶液,

这个就是最早的人工合成的染料。”

假使有古人穿越到现代社会,

无需任何科技产品,

仅凭生活中的绚丽色彩,

就足以让他瞠目结舌。

现代着色剂的发展,

早已让色彩包罗万象,

街上有颜色各异的汽车、房屋和招牌,

家里有温馨素雅的家具、墙纸和窗帘,

孩子拥有明亮鲜艳的糖果、饮料和玩具,

还有人人不同的背包、鞋子和衣着,

现代人的生活,

早已离不开人工合成的色彩,

离不开现代化学工业。

化学之于美,

其实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了,

要知道,浓妆淡抹那是爱美女性,

从古至今未曾改变的最大爱好。

潘仙华上海应用技术大学 教授 )

潘仙华“中国古代化妆品

发展历史其实非常悠久,

其实从很早的时候,夏商周的时候,

其实就是有关于化妆品的报道,

那么它主要是利用天然的植物动物油,

和一些香料调配覆盖到人的身上。”

潘仙华:”比如说很有名的,像武则天,

那么她就是利用益母草敷在脸上,

可以起到美容养颜的作用,

还有像太平公主,

她用檀香,桃花作为美容养颜的配方。”

从古代的敷粉,胭脂,

到今天的口红、粉底、洗发水、洗面奶等等,

都离不开化学的帮助,

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化学品卫生监督条例》中对化妆品的定义,

那么天然的化妆品就一定安全吗?

潘仙华“安全性跟天然和不天然

没有特别直接的关联,

现在宣传的化妆品,

说它的组分是天然的,

其实只是说它的主要组分,

或者它的功效组分是天然的,

而化妆品当中,

除了主要的组分以外,

还有很多它的一些辅料,

它的一些配料,

这些东西肯定都是通过现代的

精细化学合成而得到的,

所以说它整个说化妆品,

说我恨化学,

或者说化妆品跟化学没有关系,

那完全是南辕北辙,

背道而驰,不可能的。”

比如许多女性消费者每天爱用的洗面奶,

其包装背面写着水、肉豆蔻酰谷氨酸钾、

月桂酰胺丙基甜菜碱、丁二醇、

硬脂酸等等数十种成分

就算有点化学基础的消费者看到了也会犯晕。

其实,虽然化妆品的成分看起来复杂,

但归根到底是由三大类原料组成的。

首先是基质原料,

比如水、油脂、胶质和粉质原料,

他们是一款化妆品的基础组成物质。

第二大类是辅料原料,

包括表面活性剂、防腐剂、

抗氧化剂、保湿剂等,

在化妆品成分中,

还有一种被称为特殊原料,

一般具有比较特殊的作用。

比如水杨酸、果酸、熊果苷、胶原蛋白、

原花青素、透明质酸等,

了解了这么多化妆品原料的组成,

是否觉得小小一个化妆品含着无数的化学知识。

刘伟毅上海制皂有限公司 研发中心主任)

刘伟毅“因为现在它说的,

比如说采用古法做的过程,

实际上它就离不开这个原料,

实际上现在的原料也是

经过化学组成以后过来的,

比如说油脂的处理,

它的前期工作不是毛油就能做的,

还是有一个精炼的过程。”

化妆品是为了使人们健康,

更美丽而出现的,

在了解其成分,性质及其副作用后,

能更能客观的看待化妆品,

一些化妆品广告中宣传的“无化学添加”,

甚至“我们恨化学”,

其实都是背离化妆品化学本质的行为。

刘伟毅“你要离开这个化学,

这个好像已经大不现实,

因为化学已经给我们带来更多的美好,

我们提供的家用化学品也好,

化妆品也好,

实际上对我们物质文明,精神文明来说,

都离不开这个东西(化学)”

化妆品并不是什么神圣之物,

所有以上所列举的功效

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见效的,

其效果也是因人而异,

在挑选化妆品时,

应慎重考虑,

其成分是否适合自己的皮肤,

是否会产生刺激性等因素,

要不要被夸大的宣传效果所迷惑,

做到理性消费,

善待自己的皮肤。

本期名家介绍

贾一亮

上海纺织博物馆 研究部主任

上海纺织博物馆户外展示面积1500平方米,室内展示面积4480平方米,是一家地域性行业博物馆,通过实物、资料、场景、图文、模型、多媒体等,展示上海地区纺织业发展的历史文脉。

潘仙华

上海应用技术大学 教授

1976年出生,浙江省温岭市人,2004年6月毕业于复旦大学化学系有机化学专业,获理学博士学位。主要研究方向为有机小分子化合物的设计与合成。发表论文四十多篇,专利十多项,曾获2008年上海市科技进步三等奖。

刘伟毅

上海制皂有限公司 研发中心主任

上海制皂厂创建于1923年,至今已有92年的历史。1990年被评为国家一级企业。

免责声明: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分享,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真实性,也不构成其他建议。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email protected]


若有疑问,不妨搜索一下:
转载或变相转载,请注明出处:无忧化学(www.56hx.cn)谢谢!!
0
 

知识之窗